铃风岚语

沉迷全职小滑冰刀剑乱舞es
全职主皮叶秋
杂食动物,cp可逆【←_←你走】
古风圈里的词作小透明,萌潇梦临和慕寒
狂肝偶像梦幻祭和刀剑乱舞中……
极度咸鱼……

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的考据总结

绿君:




古埃及的第十九王朝,尽管只有百年的统治史,却是古埃及史中最吸引人的时期之一。王朝起始于公元前1295年,由拉美西斯一世建立,在它的存续期间,总计诞生了八位法老,其中最广为人知的,便是第三任法老拉美西斯二世。


本文主要探讨他在位期间的功绩,家庭,以及生活环境风俗。





法老王与赫梯,争端与和解



埃及与赫梯是一对欢喜冤家,时常产生摩擦,屡屡大动干戈。不只是拉美西斯二世的执政生涯中与赫梯多有龃龉,他的父亲塞提一世和祖父拉美西斯一世,也都和赫梯有着非常悠久的恩怨史。


为方便大家理解当时各国间的外交关系,我以现代中东地图为模板,给大家标注了各国的地理位置与国家概述。


 




在青年时期,拉二率领军队与赫梯打了一场驰名中外的大战——卡迭石会战,如今被誉为史上最早、规模最大的会战之一。这场战斗从当时的结果来看,是双方不分胜负,从之后的角度来看,是埃及倒霉,但从更长远的角度来说,对埃及和赫梯都极其有害。


 


法老的字典上不存在失败一词,起码在他自己搞的神庙上面不会有,于是便有了壁画中“无往不利的拉美西斯二世”。早年,哈图沙的遗迹尚未被发掘,阿布辛贝神庙的壁画是这场会战唯一的史料,因此考古人员们也一直相信,拉美西斯二世是战争的大赢家,然而在哈图沙发现的赫梯文书,令考古人员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这场战事。


 


卡迭石会战的真实结果是赫梯控制了卡迭石,继而占领埃及的犹比省,并在归属不清的阿莫尔地区扶持了一个傀儡政权。而拉美西斯二世在这场战争中获得的“胜利”,仅仅在于他未能死于赫梯人的陷阱,并且“使”赫梯人“率先开口停战”而已。


这场战事的不利,本该使法老的名声扫地,然而命运女神总是眷顾着拉美西斯,不愿让他绝望。战后,赫梯未能巩固自己的战果,也未能进一步在叙利亚地区扩张,因为:一、亚述突然向它发起袭击;二、赫梯自己也陷入了内讧危机。


 


指挥卡迭石会战的赫梯国王叫穆瓦塔利,这个人没来及确立继承人就病死了,他的儿子虽然继位,但“幼小、可怜、无助”,根本无法臣服穆瓦塔利的弟弟哈图西里斯,为此惶惶不可终日。


由于担忧自己的伯父发动政变,这位小国王在位期间一直不敢离开国土与埃及作战。这对埃及来说是重大利好,拉美西斯趁着这段时期,从赫梯的“无主之师”那里夺回了犹比省,并小心地绕过卡迭石扫荡叙利亚北部——“如入无人之境”。


拉美西斯二世在这些趁火打劫的军事活动当中,征服了不少原属于赫梯的地区,可惜皆不长久。因为埃及的军队只要班师回朝,这些地区就会重回赫梯的怀抱。此类发展全然在意料之中,早在塞提一世在位之时,拉二就曾经率军打下过阿莫尔地区,如今不过是老戏重演。


为解决这个问题,拉二开始向这些赫梯领土派遣常驻军,意图通过长期的军事压制,巩固埃及在叙利亚地区的统治——此前在努比亚和迦南地区征战的时候,他也这么做过——然而基于种种原因,同样的战略在叙利亚地区居然无法奏效。拉二失望地发现,即使采取再多的军事行动也是徒劳无益的,于是有关叙利亚的战事便渐渐没了记载。


总而言之,对叙利亚地区的远征花掉了拉二很多精力,但好处只能说是微乎其微。


 





赫梯一国的根基建立在法律上,通过同样的法律连接起了文化、信仰、传统皆不同的各个领土。因此赫梯对法律文书极其重视,重视到连过往法律都一并在书籍上保存。


 


赫梯是那个时代,唯一这样记载法律的国家:


6舍克尔银子。其中3舍克尔银子归于受害人,3舍克尔银子交付宫廷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注:过去的规定是赔偿8舍克尔银子,4舍克尔银子归于受害人,4舍克尔银子交付宫廷,由XXX于XXX年更改。




可见其法律之严谨。


赫梯法律既承认贵族特权,也约束贵族特权。既授予国王权利,也授予“乡间长老①”权利。


这套法律系统在国家权力的监督下得到相对较好的实行,使赫梯内部的大部分冲突都有法可依,人民群众的生活秩序井然。


 


在宗教上,赫梯每征服一个地区,就把对方的神拉到自己的神话系统里,不分贵贱一并供奉。在军事上,赫梯的征服政策在那个时代也算得上“仁慈宽大”——只要投降,既往不咎,不愿投降,寸草不留。


这些特性都为赫梯王国提供了较好的向心力,令周边国家对赫梯的征服困难重重,即便是“最伟大的法老”拉美西斯二世也无可奈何。



 


由于赫梯小国王没完没了地疑心暗鬼,以及他做出的种种无脑举措(突然下令褫夺伯父的封地和封号),他的伯父哈图西里斯在先王死后的第七年终于忍无可忍,带兵把侄子的王位给掀了。小国王被流放,一路逃到比-拉美西斯,他请求拉二助他夺回王位,并许诺出种种好处。


 


若放在从前,此消息令人惊喜万分。可如今的两河流域,笼罩在亚述的阴影之下,拉二和哈图西里斯三世的之间角逐,无论谁胜谁负都只会是一场鹬蚌相争,使渔夫亚述得利。


“埃及和赫梯不能再继续争斗了,不然撒缦以色①和他养的小崽子会把咱俩撕得亲妈都认不出”——拉美西斯二世和哈图西里斯三世在这一点上有着充分共识。


 


而整个局势当中,居于亚述北部的赫梯要比埃及更加危险,于是赫梯低头了。


两国签订和约的时间,在卡迭石之战的十六年后,拉二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驾车向陷阱狂奔的愤头青,而赫梯王位更是两度易手。


 


将“离家出走”的侄子送去与伯父“团聚”,拉二与哈图西里斯三世签订和约,享受好处如下:赫梯公主一位,连带她的嫁妆,放弃卡迭石和阿莫尔,换取地中海东岸,以及




——宝贵的和平。


 


 


 




①乡间长老是边远地区被赫梯征服之前原有的统治者,为了方便管理,赫梯保留他们一部分权益。


②撒缦以色一世,时任亚述国王,战绩彪炳的猛男。他的儿子尼努尔塔一世,猛男中的猛男。父子俩都与拉二同期统治。





法老王的妻室与子女



尽管国库失火,赫梯还是如约送来了公主(以及拉二真正关心的嫁妆)。她的到来,昭示着从拉一时代之前便开始互相争斗的两个国家,终于迎来全新的明天。


埃及上下一片欢腾,官方文书将这名远道而来的公主吹得天花乱坠,宣称拉二“完全无法抵抗她的魅力”。


 


【记载了赫梯公主的铭文】





 


两国的和平,有赖于双方统治者对于国际局势的贤明判断。时任赫梯国王的哈图西里斯三世是一位明君,而他的妻子普杜赫帕Puduḫepa更是“古代近东最有影响力的女性”之一,正因为有着出众的才能,他们才做出这般明智的决定。


这对帝王夫妇,基于罕见的信仰与爱情结合,由始至终都是最好的政治同伴与生活伴侣。在哈图西里斯三世的支持下,他的妻子Puduḫepa参与法律审判、外交事务,并以祭司身份整理了全国上上下下号称“万千”的神祗,将其系统化。这套属于赫梯的神话系统,最终被希腊神话吸收和继承,流传至今。


 


与这对互相支持、鼓励的赫梯夫妇不同,拉二的情感生活是全然帝王式的,刨去妾室,光是正式王后便有8个之多。其中最重要的两位,便是妮菲塔利Nefertari和伊斯诺夫莱特Isetnofret。


 


【妮菲塔利王后在玩一种叫做“senet”的棋】






第一任王后妮菲塔利与拉美西斯二世的结合,首先是政治联姻。


埃及分两个部分,尼罗河盆地为上埃及,尼罗河三角洲为下埃及(与现代人固有的“上北下南”思维相反,其实下埃及是北方,上埃及才是南方)。


自古以来,上埃及的底比斯权贵便拥有着庞大势力,对于扎根于下埃及,成长于孟婓斯的拉美西斯二世来说,想要控制这些人是一件极有挑战性的事情。妮菲塔利作为上埃及的贵女,兼具高贵的身份(在陵墓中发现了刻有法老Ay卡图什①的门把手)与脱俗的智慧(女性能够书写圣体字的少之又少),塞提一世选择她作为“拉二的正室”与“太子的生母”,不得不说是一个极妙的选择(何况妮菲还自带着一笔不菲的嫁妆②)。


硬塞过来的政治联姻,通常代表着不情不愿,然而妮菲与拉二之间并非如此,从生育的子女数量来看,对于妮菲塔利这位正室,拉二还是比较中意的。


然而在厚爱之下,妮菲的子女们却大多不长寿,连她本人据载也是病痛缠身。


妮菲的长子,阿蒙太子,在拉二执政的第25年便不幸离世。他死后,储君头衔被传递到同父兄弟-拉美西斯王子的头上。尽管阿蒙太子和拉美西斯王子都在塞提一世时代出生,且各为长子与次子,彼此的年龄相差极小,但比起只活到三四十岁的“妮菲长子”,这位“伊妃长子”一路苟到了拉二执政的第50年,足足比异母胞兄多活二十五年。


 


不仅是长子活得久,伊妃的长女滨塞纳特(同时也是拉二的第三任王后)享有一个头衔“伟大的第一个”,换句话说她是拉二的首个子女。此人的身体好到什么程度,她不但熬死了自己十二个弟弟,还熬死了拉二。


 



伊妃:如果是男孩子就是太子了呢,并且长寿到可以即位了呢(´;ω;`)。


作者:真是遗憾啊( ̄▽ ̄)。



 


妮菲的其他儿子也离世较早,以至于王储帽子就没在他们头上待过一天③。从今人的角度来看,虽然妮菲的子女都大致活过了埃及35岁的平均寿命(除去幼年夭折的Meryre),但远不及伊妃的子女长寿。由于上天给予的时间太短,很多人还没来及干点什么便已经离开人世,甚至都找不出功绩来吹一嘴。


妮菲最幼小的孩子Meryatum(此人至少活到了四十岁),算是诸多子女中成就较大的一个。拉二任命他为海利欧波利斯的大祭司High Priest,他在此地度过了人生的剩余二十年。


 



长子照书养,次子照猪养,Meryatum所居的排名区域里(他是第16位王子),名不见经传之辈比比皆是,可见次子通常是不太受重视的。但即便是这种药丸的排名,Meryatum还是得到了海利欧波利斯。可见拉二对妮菲的子女还是有一些额外的温存(至少相对于侧室来说)。


我之前看到有人说海利欧波利斯是偏远的地方,在此纠正一下,这个城市还是很有份量的。海利欧波利斯虽然无法和孟斐斯、底比斯比拟,但也是古埃及比较重要的一个城市。



 


 


经各方面的查证,我认为拉二对妮菲塔利还是持有宠爱的,问题在于她和伊斯诺夫莱特王后究竟谁更受宠。


 


同身份高贵的妮菲塔利比起来,伊斯诺夫莱特王后的出身不值一提,并非谦虚之辞,而是真正字面意义上的“不值一提”,迄今都没有发现有哪个地方提过此事,她的父母与出生地都是not known。因此关于伊妃的身份,从下级贵族到平民,各式各样的猜想都有。





 我个人猜测,伊妃应该是军官之女。拉美西斯一世是军人出身,非王室血统,他的妻子也明确不是,属于暴发户一代,他的儿子塞提一世迎娶战车中尉的女儿作为王后,即拉二的母亲图雅,属于暴发户二代。之后塞提凭借自己的功绩,在底比斯权贵面前开始有点脸面,通过威逼利诱,替儿子搞来了王室之女妮菲塔利,但与军队联姻是家族的传统和统治根基显然也不能丢,同时迎娶一位军人之女作为侧室,我想是比较合理的选择。



 


但就是这么一位身份卑微的女人,却被拉二赐予了伊斯诺夫莱特(美丽的伊西斯)这个份量极重的名字,之后更是成为法老的第二任王后。要知道拉二的其他王后,都有着王室血统(一个底比斯贵女,三个拉二自己的女儿,两个赫梯的公主,一个拉二的妹妹)身份非常显赫,伊妃是她们当中唯一的例外。


而伊妃的长子,拉美西斯王子,显然也非常受重视,被拉二赐予了自己的名字。在拉二的众多子女当中,他是唯一的Ramesses(意为“拉神之子”)。


 


【伊妃一系的全家福,来自于阿斯旺石碑】






伊妃的子女大多长寿,因此功绩也较丰富。


滨塞纳特公主:长公主,接替伊妃成为拉美西斯二世的王后。有参与法庭审判的记录,起码活过了70岁④。


拉美西斯王子:第二王子,最高统帅Generalissimo,王室书记官Royal scribe,阿蒙太子死后被册立为储君。大约死于六十多岁的时候。


卡姆威塞特王子:第四王子。他是拉二成就最大的子女,为人类史所铭记,被拉二给予了孟斐斯大祭司的职位。拉美西斯王子死后继承了储君头衔。起码活到60岁以上。


麦伦普塔王子:第十三王子。军督,摄政王,第19王朝的第四任法老,70岁时去世。


从这些成就来看,拉二重视伊妃的每一个子女,即便是公主,都被他取了非常好的名字,使她在法庭上发挥作用。如果母亲不是受到宠爱的妻室,想要做到这点是很困难的,因为子凭母贵、爱屋及乌在任何时代、任何国家都是成立的。




在我看来,妮菲比伊妃多个庙,伊妃比妮菲子女有出息,这都是客观条件限制的结果——伊妃的身份太低,实在不能给她建个庙,而妮菲的子女想要有出息,更是需要与死神赛跑。两边的优势都基于对面无可奈何的先天缺陷,在这种事情上打口水仗实在是没有意义。


拉美西斯二世对待两位王后的子女没有任何偏心,给予两位王后的待遇也是旗鼓相当的,但总体来说,他对单个妻妾的态度远不及隔壁赫梯王,即便是他“最爱的两个女人”,都未能做到专宠一人,更别提“与哪位王后分享法老的权利”了,他的妻子们没有一位能够与第18王朝的奈芙蒂蒂相提并论。


在我看来,妮菲和伊妃就像是拉二豢养的两只猫咪一样。妮菲是令他引以为豪的名贵种,所以请工匠制作了华丽的项圈,而伊妃是塞提赠送的第一只小猫,活泼可爱,又生育了健康的小崽,所以使她享受不尽。但也仅此而已。


就算明知道老猫会因为新猫进门而不高兴,拉二还是会源源不断地购买新猫的——他为了妮菲和伊妃考虑的事情,甚至还不如他为了满足自身欲望而考虑的事情多,更不要说与他的王权相比。如果说世界上存在一个人,会被拉美西斯二世认为比法老的宝座更重要,那这个人只能是他自己。




 


 


①卡图什cartouche是一种埃及装饰,在我看来就是名字边上有一个圈,这个东西很重要,可以用来猜测墓主人的身份。卡姆威塞特王子的墓里就有一个刻着拉二卡图什的狗牌胸前饰物,意味着墓主人是受到拉二保佑的小崽。





②埃及女性拥有继承权,可继承父母的一笔财产。埃及王室一直有父女、兄妹等近亲结婚的风俗,其本质就是为了保护族内财产,避免被外人得到。重要的王室女性外嫁,往往意味着亏空一笔,如果不是迫于权势威胁,或者出于长远的政治考虑,一般家族是不甘愿财产外流的。


③拉二的储君crown prince分别有四人,阿蒙太子Amun-her-khepeshef死于执政第25年、拉美西斯王子Ramesses死于执政第50年、卡姆威塞特王子Khaemweset死于执政第55年、麦伦普塔Merneptah成为了继任法老。除去长子阿蒙之外,其他三位储君都是伊妃的孩子。


④同样都是王后,滨塞纳特的权力比较大,梅利塔蒙只有参与祭拜活动的记录(她在妮菲塔利病重时就经常代替母亲扮演这一角色),而滨塞纳特可以参与审判。在El Kab的拉二神庙里,滨塞纳特拥有“国王之女”和“国王之妻”的头衔,但梅利塔蒙却没有得到类似描述。





法老与阿蒙神,埃及信仰体系



 




【其实第十八王朝到第十九王朝,就是一部法老与底比斯阿蒙祭司的斗争史】


【对了,法老一般是自认为“阿蒙-拉之子”,并非自认为阿蒙喔。以下是歌颂拉二父亲塞提一世的铭文,可见“拉之子”“父亲阿蒙”等描述。】





【P.S 法老死后便和神灵一般,所以写小说的时候要注意一下,拉二不会说“我父亲塞提死于什么什么时候”,他只会说“我父亲在何时成为神”。】




【详细的有空再写,想看的可以收藏】


 



法老的日常生活,服饰、家具与建筑物





稍微贴一下衣着体系,等以后有时间会写饰品,家具和建筑物(神庙、住宅等)。


古埃及文明因为实在太古老了,和我们知道的其他的文明相比,生产力不是很发达,因此衣服种类也比较简单。有些身份低贱的人(乐师、杂技演员什么的),腰间缠条绳子,衣服就算穿过了。


男性穿着以兜裆布……不对,是以腰衣为主,这个适用范围很广,法老和贵族姥爷们也穿,只是样子要豪华些(比如挂着金闪闪的坠饰)。





第十八王朝之后,可能是觉得每天出去遛鸟不太好意思,闲钱多的人开始穿两层腰衣,就是下图那个样子。



女性也可以穿腰衣,一般来说她们裹得长一点。






还有一种筒型连衣裙,叫做丘尼克,女性穿得比较多,在壁画里很常见。



一开始就是带子拉着衣服,为了不让衣服掉,后来人讲究了,带子也越变越宽。P.S 这个衣服也可能会提拉到胸部以上,看起来和今天的连衣裙一模一样。



惯头衣,卡拉西里斯,妮菲塔利很喜欢穿这个,她的很多壁画都穿着惯头衣。这种服装穿法方便又很高雅,很受贵族女性的欢迎。








披肩,也叫肖尔。穿起来很有古希腊的风情。






埃及绝大部分衣服款式都是可以男女共穿的,不需要太讲究,只要壁画看多了自然会知道该怎么画。


材质方面主要是亚麻布,因为轻薄透气,很适合埃及炎热潮湿的气候。羊毛羊皮也有的,但用的比较少,因为羊毛上面有天然油脂,被认为不洁净,穿着毛皮衣服都不能去拜神,算是对神灵的亵渎。法老和贵族会穿兽皮衣服(拉二就有几件这样的衣服),通常是选用大型猛兽的毛皮以彰显其地位。据说法老的款式会设计成狮子尾巴甩在后面,具体什么智障效果就不好想象了。王室壁画里经常出现一种带有规则褶皱的纯白布料,那是漂白过的柔软亚麻布,上面的衣褶不是天然衣褶,而是人工折起来浆硬的,保养起来非常耗功夫,只有尊贵的人才穿得起。


鞋子方面。埃及人老是在壁画里面黑赫梯人打赤脚,其实赫梯人很喜欢穿鞋,埃及人自己才不穿鞋。早期埃及人(如果非要穿鞋的话)基本是穿T字拖,后来受赫梯人影响,也有了正常的鞋子,但大多数人在大多数时候还是打赤jio,包含法老在内。


有些装饰是特定阶级才能戴的,需要注意一下,比如下面这个。








这个时代最有可能依据其功绩在fgo中实装的女性



 


妮菲塔利和伊斯诺夫莱特都是不可能的,如果“给赫梯王室写过信”或者“儿子当上法老”就能实装的话,那图雅太后可两点都占了,难道她也要实装?


拉二同时代的女性,最有可能被实装的应该是赫梯王后普度赫帕Puduḫepa。




Puduḫepa起初是一名祭司,她继承父亲的事业,将生命奉献给伟大的金星伊什塔尔,并在当地神庙中虔诚地工作。卡迭石战役结束后,哈图西里斯将军于回家路上,途径她的家乡Cilicia,并在伊什塔尔女神的指引下,遇见了Puduḫepa,之后哈图西里斯将军迎娶她作为自己的妻子。


(瞎讲,你们俩就是在庙里看对眼了吧,什么伊什塔尔的指引,伊什塔尔有那么好心?)。


 


Puduḫepa作为祭司的能力出类拔萃,令她的丈夫十分爱戴(哈图西里斯幼年多病,父母害怕他夭折,曾让他在庙里作为祭司侍奉伊什塔尔,是内行人)。哈图西里斯三世出任国王之后,他将权利交与妻子一同分享,不仅是审判和外交①,他还鼓励妻子去整理、改造赫梯复杂混乱的信仰系统,这是Puduḫepa在祭司时期一直想干却不敢干的事情。


关于神明们的事务,在那个年代是非常重大的话题,搞个不好便会把国家送上绝路(比如第十八王朝的埃赫那吞),但哈图西里斯三世充分信任自己妻子的能力,从后续发展来看,他的这份信任没有白费。


作为首席祭司,Puduḫepa将全国上上下下数千个神灵整理出来②,编纂进一个系统,并且重新修订了宗教仪式。新的信仰系统非常有魅力,没费多大力气就得到了赫梯各部人民的喜爱,甚至在赫梯灭亡之后,也作为希腊神话系统的原型之一被流传下去,影响到今天的人们。


 


除了功绩显赫,Puduḫepa作为王后也非常有个性,只要她乐意,敢于怼一切人。


早前赫梯国库失火,Puduḫepa因迟迟未将女儿送往埃及而被拉二催促时,这名王后的回信便充满了夹枪带棒的措辞。之后巴比伦公主与赫梯王室联姻(新娘是库杜尔-恩利尔国王的女儿或姐妹),拉美西斯二世对此进行嘲笑(他认为巴比伦不再具有政治意义),更是获得Puduḫepa的回敬一封——“如果你认为巴比伦王不是伟大的国王,那你就不知道巴比伦的地位了”——直到今天,我们依然能通过这些文字,想象Puduḫepa在写信时翻了几个白眼。


 


Puduḫepa作为王后是快乐的,也是畅所欲言的,不知与她通信的妮菲塔利和图雅是否曾经羡慕过这个女人。哈图西里斯三世掌领军权,而他的妻子掌领神权,两人共享司法和外交权。在埃及,这些权利全部都集中在拉美西斯二世一人的头上。


 


值得夸耀的功绩,刁钻的个性,使她很容易被创作为一个英灵,活跃在各式各样的圣杯故事里。除此之外,Puduḫepa在日本也有一定知名度,作为《天是红河岸》女主夕梨的原型之一,她被一部分的动漫爱好者们知晓③。


综上所述,我认为Puduḫepa是这个时期最可能被月球实装的女性历史人物。我也挺乐意看她和拉二互喷的。


 


 


①赫梯与埃及签订的合约上面有这对王夫王妇各自的私人印章。


②四百年来,赫梯每征服一片土地,便将当地的神明纳入信仰当中,因此信仰系统极其混乱冗余,不但外国人看了会丈二摸不着头脑,就连赫梯人自己对此也非常糊涂。


③虽然男主凯鲁的原型被视为穆西里斯二世,但夕梨.伊什塔尔的身份是参照的Puduḫepa,两位主人公之间的爱情故事也来源于这对夫妻。《天是红河岸》是将赫梯历史拼接起来的漫画,不能视之为是单一时间段的故事。

评论

热度(395)